梅兰芳义女卢燕:"表演到家"四字永远督促我上进

来源: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1-05-26 10:39:55

        卢燕认为一部电影要让国内外观众都叫好,需要在剧本上下足工夫。 记者 郭延冰 摄

    

卢燕早年照片颇有赫本范儿。

日前,话剧《德龄与慈禧》在国家大剧院上演,上世纪70年代好莱坞华裔影星、如今已80岁高龄的卢燕走上舞台,饰演她最拿手的慈禧一角。见到卢燕的时候,她一身黑色装扮,但那种华贵气质和谦和的态度却让她在众人之中显得耀眼。

几十年来,卢燕为中美文化交流做了很多。可当记者提到这些时,卢燕始终是带着微笑作答,毫不张扬。作为梅兰芳的义女,卢燕说梅先生对她的人生影响最大,他教给她的“表演到家”四字永远督促她上进,以至于即便做了很多事仍保持了一颗平常心。

四演慈禧 这次的慈禧更“女人”     

新京报:为什么会第四次接演慈禧的角色?

卢燕:我拿到何冀平的剧本时太兴奋了,因为剧本写得特别好,尤其是慈禧,立体而全面,是我以前没有表演过的类型。这么好的剧本,又是我的好朋友邀请,当然就答应了。

新京报:演了那么多的慈禧,应该说早就得心应手了吧?觉得这一版慈禧有什么不同?

卢燕:第一次扮演慈禧是在电影《倾国倾城》里,当时我压力很大。之前电影里的慈禧都是很凶恶的,可那部片子中的慈禧并不是权欲熏心的人,所以有难度。这次的话剧表现了慈禧对新事物的爱好以及求知欲望,对自己国家兴亡的关注,她希望借助德龄挽救清朝,这种意境把她的人格提高了很多,我很喜欢。以前作品里的慈禧没有女人的一面,也没有爱情,没有母子之情,即使有都是很恶劣的,没有温馨感。但是这个剧本就呈现了她各方面的感受,比如对她内心的寂寞、向往描写得比较多。

新京报:据说,戏里还有荣禄和慈禧的感情戏,你和曾江这场“黄昏恋”怎么处理?

卢燕:我们演的角色小时候就很纯洁,老了还是互相信任。这不是普通的谈情说爱,首先他们都已是人到晚年;其次,慈禧的地位注定她不能谈普通的恋爱。演得太有感情就容易矫情,演得太拘谨又看不出来这段感情。所以我跟曾江两个“老戏骨”碰面可是棋逢对手,你们会看到这段戏我们处理得很准确,应该不会让人觉得肉麻。

在好莱坞 国际化的剧本要写文化

新京报:您很早就在好莱坞发展,过去西方人对东方人的塑造都比较片面甚至扭曲,现在事情好像不同了?

卢燕:是啊,以前他们认为东方女人不是打扮得很妖气,就是做苦力,开饭馆跑堂的。那时候东西方电影都没有交流,所以我希望能为他们做些什么,首先是让国人多了解西方电影的状况。于是,当时《环球银幕》创刊后我立刻答应帮助他们,我拍照片,写文章,自己花钱给他们寄资料。

但现在不同了,艺术家在国外也能抬头了,比如好莱坞如今即便不是中国题材也会想到用中国演员来主演,比如《艺伎回忆录》还有《加勒比海盗》续集。还有《黑客帝国》、《杀死比尔》,请了很多华人电影人参与创作。连电影元素都有中国风,这些都说明西方开始关注中国的历史文化,中国电影人也逐渐树立了地位。

新京报:华人影人在好莱坞发展有什么优势?您最看好的演员都有哪些?

卢燕:我们的演员大都受过专业训练,有很好的修养和演技,尤其是有中国、亚洲甚至国际票房。最近,美国艺术科学协会就批准李连杰加入奥斯卡会员。我欣赏章子怡、巩俐等,我还很喜欢汤唯,她很用功,而且她本身是学导演的,这也是她的突出之处。我鼓励她多方面发展。

新京报:近年来国内大片总能引起不少争议,也有人认为一些电影是拍给外国人看的,您怎么看?

卢燕:中国有力量制作大片,这说明我们的电影工业已逐渐强大起来,所以才会吸引外国人的目光。可是大片不一定就好,小片也不一定坏,比如近两年的国产影片,我就很喜欢马俪文的《我们俩》,这部片子将小人物刻画得十分到位。

中国电影一定不能拍给外国人看,必须有故事,有人物,有感人的情节;拍给外国人看是不能持久的。其实西方人一直都不理解东方人的政治和武侠精神,而只要有好看的武打,他们就会喜欢。但李安做得很好,让西方人更加了解了我们的武侠精神,同时让东方人也觉得有很深的文化内涵。所以,我觉得如果要国内外都叫好,首先剧本很重要,也就是说我们的文字也应该做得和导演一样好,如果要写国际化的本子,一定要把文化写进去,直接翻译是不行的。

京剧世家 爱戏曲胜过爱电影

新京报:除了将美国电影和戏剧介绍到中国,您也将中国的戏曲介绍到西方。据说您如今有空也会登台演戏,您对戏曲的感情一定更深吧?

卢燕:是的,我更喜欢戏曲,因为它难度更大。电影需要很多人合力完成,演员后面是导演、摄影、剪辑很多人的通力合作,可戏曲好坏都是你自己。记得当时中美没有建交前,我们就想把京剧介绍给美国人。我演了很多有动作的戏,比如花旦戏,因为唱的美国人听不懂。我就挑选外国人能够理解,有故事、有情节的戏文翻译出来,比如《拾玉镯》、《桃花扇》、《武家坡》,演的时候打字幕,这样他们就能看懂了。

新京报:出生在京剧世家,您愿意被人称为戏曲演员吗?

卢燕:很惭愧,我没有正式学过演戏。京剧演员要求会唱念作打,我不能唱,也不能打,我不能称为戏曲演员,至多算个票友吧。爱票青衣和老生,包括男丑我也票过。

新京报:我们知道您是梅兰芳先生的义女,他对您艺术生涯的影响有多大?

卢燕:梅先生是个伟大的艺术家。我母亲生日的时候,我在家给她办堂会,我在《虹霓关》里演小丑,演完之后我问梅先生好不好。他说演得好,就是没到家。从那时起“表演到家”就成了我的座右铭。

新京报:陈凯歌的新片《梅兰芳》您看过吗?有没有参与指导?

卢燕:陈凯歌是个认真、严谨的导演,这两年他的作品,我比较喜欢的是《和你在一起》。《梅兰芳》我只是去拍摄现场看过几次,但我很期待,也很期待黎明扮演的梅先生,因为他也是个很有气质而且用功的演员,相信他能演好。

新京报:和您同时出道的人很多都退休了,我们想知道您永葆艺术青春的秘诀是什么?

卢燕:做演员生活不太规律,如果有十分钟时间我就会休息。我想之所以能坚持到现在,完全是兴趣吧———加上有一个好剧本、好的合作伙伴和导演。做你喜爱的事情你就会很投入,这是永葆青春的秘诀。

卢燕

生于北京,母亲是京剧名伶李桂芬,少时寄居京剧大师梅兰芳家中,拜其为义父。1947年移居美国。1958年独闯好莱坞,1960年与詹姆斯·史都华合作演出《山路》,一举成为好莱坞耀眼的华裔影星。主演影片《末代皇帝》荣获奥斯卡最佳影片奖。主演香港影片《董夫人》获金马奖最佳女主演。1974年在电影《倾国倾城》中饰演慈禧再度成为金马奖影后。曾译介多部京剧、百老汇名剧。其中,因主演中文版百老汇剧《普莱飒大饭店》获中国戏剧白玉兰奖。1988年担任奥斯卡最佳外语片评审执行委员。

梅兰芳的君子之交

青年梅兰芳

备受关注的电影《梅兰芳》近日杀青,片中由黎明、章子怡分别扮演的梅兰芳及其红颜知己孟小冬的最新剧照也首度在网上曝光,引起人们的浓厚兴趣。无独有偶,团结出版社新近出版了《梅兰芳的艺术与情感》,再次把一个鲜活的梅兰芳推到了公众面前。

该书以另一番独特的视角,讲述梅兰芳之所以成为京剧史上空前绝后的人物,除了他先天的聪颖与后天的勤奋,他还是一个“情商”极高的人。在那个人们对艺人普遍怀有各种暧昧心态的社会,梅兰芳对各色人等却能应付裕如,他从善如流,闻过则喜,好德而自洁,不仅消解了艺术之途的阻碍,而且吸引了诸多有识之士聚集周围,乐意为他的京剧艺术献计献策。

琴声灯影,多少人间故事:传承皮影表演艺术敬氏家族

甘肃陇东,一片白茫茫。记者千里追寻环县道情皮影戏的脚步,因这场大雪而止步不前了。

难道,就这样与“一口唱尽千古事,双手对舞百万兵”的道情皮影戏擦肩而过?

幸好,消息传来,记者要采访的道情皮影表演艺术家敬登岐就在兰州。年近古稀的敬登岐,去年刚获得了“中国民间文化杰出传承人”的称号。多年来,他一直率领着名扬海内外的敬家班皮影戏团,活跃在甘肃、陕西、宁夏等地的交界地区,走村入户,巡回演出,执著延续着这门有着一百多年历史的民间戏剧艺术。

上一篇:京剧演员李阳鸣:人如其名
    下一篇: 走近“文南词”传承人余杞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