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诞生的苦恼》

来源:中国作家网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2-11-23 13:45:03

\

作者:[日]有岛武郎   译者:谭晶华

出版社:上海译文出版社

出版时间:2012年10月

书号:978-7-5327-5822-7

定价:26元

内容简介:

本书包括日本著名白桦派代表作家有岛武郎的六个中短篇小说:《诞生的苦恼》、《石头下的小草》、《法兰西少女》、《幻想》、《普通人的信》、《西方箴传》。其中《诞生的苦恼》及《石头下的小草》是有岛武郎的代表作。前者是日本高中教科书的传统篇目,描写一位梦想成为画家的少年,为了支持家中生活,不得不打渔为生,在理想和现实中的摇摆彷徨。后者是有岛武郎代表长篇作品《一个女人》的雏形。

作者/译者简介:

著者:

有岛武郎 (1878年3月4日-1923年6月9日)日本近代著名作家,白桦派文学兴盛期的重要人物之一。生于东京都小石川。1916年因生父及妻子之死的震撼,正式加入笔耕行列,陆续发表了《一个女人》、《该隐的后裔》等不朽杰作。他早年宣传人道主义,后对共产主义思想产生共鸣,曾效仿他所推崇的托尔斯泰的举动, 把父亲买给他的北海道农场无偿赠送给佃户, 建立起“共产农园”。1923年和女记者波多野秋子一起在轻井泽的别墅上吊自杀。

译者:

谭晶华,1951年生于上海。文学博士、教授、博士生导师。曾任上海外国语大学日语系主任、科研研究生部主任、校长助理、副校长,现任常务副校长。有 《山之声》、《二十四只眼睛》、《冻河》、《地狱之花》、《盲瞽者谭》等文学名作的译著计七十余种、300余万字。1992年起获国务院特殊津贴,2006年获上海翻译家协会颁发“翻译成就奖”,2007年被评为二级教授,2009年被评为上海市高校教学名师。

主要亮点:

白桦派代表作家有岛武郎中短篇小说集。同名小说《诞生的苦恼》是入选日本中学国语教科书的经典之作。

编辑推荐:

《诞生的苦恼》是日本白桦派代表作家有岛武郎的中短篇小说集。

《诞生的苦恼》成功地塑造了一个渔家青年艺术家的形象,反映了艺术与生活、理想与现实的矛盾。作品出色地描绘了北海道渔民与大自然搏斗的壮丽情景,作者借景寄情,表达出对当时社会环境的强烈愤慨及对下层民众苦难生涯和精神面貌的深沉同情,是入选日本中学国语教科书的经典之作。

本作品集中还收有描写对妻子复仇的《石头下的小草》、歌颂纯真灵魂的《法兰西少女》及诠释神圣信仰的《西天箴传》等作品,这些创作中既有《圣经》的人类爱思想和托尔斯泰的人道主义思想,又有克鲁泡特金的无政府主义思想和惠特曼的歌颂自由的思想,充满了日本白桦派作家强调自我、发展个性的色彩。

5、本书探讨了很多与我们切实相关的问题,比如无所不在的监视工具(摄像头)被滥用后的恶果,对老龄化社会的担忧,人情冷漠、空虚肤浅的都市社会,大众媒体的异化……相信会在读者中引起强烈的共鸣。

精彩书摘

石头下的小草

辞别尘世的时刻到了,“你还想暴戾肆虐吗?”你斥责我的隐衷可告终了。是我和你一起尚存在这个地球上隐居起来,还是结伴走向生命的归宿?这就无需你多过问了,即使你想过问也是多余的,因为,当我辞世隐身之后,除了这封信还遗留尘世,其他的身外之物你将什么也不可能找到!啊,我降生到了这个混沌之世究竟是为了些什么呀?我来到这个世界上,究竟又想成为个什么呢?难道是为了杀人?!还是为了做一个小丑?!可笑啊,笑吧!猪啊,海参啊,在你们逃循之前都放声大笑吧!尽管如此,尽管我让它们开怀大笑,然而,那些个畜生肯定也会合上刚要笑的嘴,他们只会现出尴尬地瞪着我的窘迫模样(在这儿我本想随口地奉送“混蛋”、“畜生”之类的妙词儿,可是,真不凑巧,能使我泄愤消怒的词儿日本语中尚未发明)。

在我辞别尘世之前,我只想只告诉你一个人,我生生杀死了你的恋人,我的妻子——M子的来龙去脉。你可别认为我这样做是别有什么用心,我不怀有任何目的,怎么可能会有什么目的呢?我可不想让你悲伤,不想使你痛苦;不想让你看到一个人自己作贱自己命运的穷形怪像,或使你品尝到命运捉弄人的无情无义的戏谑滋味;也没有丝毫要取悦于你的企望。我只是想写下一些留给你的话才执笔的,如果真要说有什么目的的话,那么仅此而已,读了这封辞世信,你会得出何种结论,我就不得而知了。一个人只有不带任何目的的时候,才能彻底地看透人的本色呀!所谓“恶魔之眼清”大概就是这个缘故吧。

常言道:“江山易改,秉性难移”。其实,细细想来,人的变化很大的。在○○大学时,我们曾是多么纯真的青年,那时,怎么会想像得到我今天会落到这步田地呢?不过,变成这样也没什么大不了的。

你大概还记得吧,我们俩应邀出席B先生举行的纸牌会的那个夜晚,还有,我第一次遇见M子时的情景。B先生是个脸色黝黑、颇有心计的人,却又很喜欢凑趣嘻闹,无论做什么游戏都会科学地细细琢磨,因此给人一种会玩的奇怪印象——虽然他也说不上有什么过人的机敏。比如你吧,虽然生来机敏,又玩过很多次,但只要与B先生一对阵,必遭惨败。那晚应邀而去的人中,唯有M子能与B先生较量一番,最后也是由他们俩来决一雌雄的。也就在那个时候,M子吸引住了我的视线。 

上一篇:《帝国的诅咒》书摘
    下一篇:阮籍和古琴曲《酒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