丁玉兰-省著名的庐剧艺术家

    \

      她是《小辞店》里爽朗、干练的店大姐胡凤英,她是《借罗衣》里爱慕虚荣的“二嫂子”,她是《观画》中的大家闺秀秦雪梅,她是《休丁香》里心地善良的丁香,她是《江姐》中的英雄人物江姐……她凭借对每一个角色出神入化、活灵活现的演绎,征服了一批又一批的观众。她就是我省著名的庐剧艺术家丁玉兰。

  年逾八旬难解庐剧情结

  初见丁玉兰,丝毫看不出她已是78岁高龄的老人。她那略带合肥腔的普通话和一身喜气、高雅的打扮,无不散发出迷人的艺术气质和严谨的师长风范。谈起如何与庐剧结缘,丁玉兰的记忆闸门瞬间被打开,“起初进戏班完全是为了讨生活。”丁玉兰告诉记者,她幼年丧父,一直跟着母亲靠讨饭、捡菜叶维生,后被戏班子“丁家班”收留,负责做饭打杂,闲时总喜欢一个人趴在戏台下听戏。

  “8岁时第一次登台演的戏叫《雷打张继保》。”丁玉兰告诉记者,那个年代女孩子是不允许上台唱戏的。但当时丁家班和当地另一个胡家班竞争激烈,自己登台唱戏是迫于生计、无可奈何。年幼的丁玉兰并没有想到自己这么一唱,会与庐剧结下一生的情缘,直到今天78岁高龄的她依然活跃在庐剧舞台上。

  12岁的丁玉兰拜了著名艺人郭士龙为师,系统学习庐剧艺术,逐渐掌握了庐剧大部分的唱腔和剧目,在皖中一带声名鹊起。“1949年,戏班受省城平民剧社邀请到合肥演出,当时由我主演的剧目几乎场场爆满。”丁玉兰回想起当年的情景,不禁流露出无比的激动与骄傲。

  不过,最让她难以忘怀的是:1957年安徽省庐剧团进京汇报演出,这不仅大大扩大了庐剧在全国的影响,也让丁玉兰的庐剧事业达到巅峰。“我当时很荣幸地受到周总理的邀请,参加了国宴。”53年后的今天,丁玉兰依然对当时的每一个场景、每一个细节记忆犹新,甚至连当时穿的什么衣服,周总理单独接见庐剧团演员并谈了46分钟的话等等,她都记得清清楚楚。“这些是我这辈子最宝贵的记忆。”

[page]

  “小乌龟,爬得慢却一直很努力”

  正是由于丁玉兰和剧团的不懈努力,庐剧才从一个在乡村野寨搭草台班演出的地方小戏,逐步成为唱响京城的地方大戏,一次又一次呈现在全国观众的面前。其中,丁玉兰对庐剧音乐的改革和发展做出了巨大贡献,但是她背后所付出的艰辛也是常人难以想象的。

  “学戏的苦是说也说不尽的。”说起自己在戏曲道路上所下的苦功,丁玉兰感慨万千:刚学戏时,是头天晚上学,隔天下午就要演,当时才十来岁的丁玉兰因为不识字,唱词、对白全靠强记,师父怕她打瞌睡,就让她一手拎水壶,一手拿稻草点着了放在水壶下面烧水……目不识丁的丁玉兰在学习过程中付出了比别人多几倍的功夫,别人睡觉,她背台词;别人休息,她练唱功,甚至怀孕也照常排戏演出。

  “我总爱把自己比作龟兔赛跑中的‘小乌龟’,爬得慢却一直很努力。”丁玉兰笑着说,无论你干什么工作,如果自己不努力钻研,不下苦功夫,是什么事都干不成的。天道酬勤,1955年她在淮南煤炭学院演出了《玉簪记》,演出结束后,在场的教授和大学生们都以为丁玉兰是文学素养很深的演员,纷纷找她签名,后来得知她不识字,大家惊讶之余纷纷翘起了大拇指,称赞丁玉兰太神奇了。这次之后,丁玉兰开始填补自己的文化和业务知识,为日后再攀艺术高峰打下了坚实基础。  

[page]

  晚年再为庐剧播火种

  时光蹉跎,如今丁玉兰已是四世同堂。从庐剧团退休后,挚爱庐剧的她没有停歇下来,一直在合肥市老年大学庐剧班担任指导老师。“去年年底,我还应邀成为合肥市蜀山区的一家老年大学庐剧班的老师。”丁玉兰笑着告诉记者,别人退休了都有大把的空闲时间,可她却比在庐剧团上班还要忙。“老年大学里的学员都是靠着对庐剧的爱好走到一起,大家的水平高低不一。”无论是剧本的编写,戏曲的唱腔,还是演出时的服饰、妆饰,大大小小的事情无一不需要丁玉兰亲历亲为。

  2003年“非典”时期,老年大学庐剧班被迫停课,丁玉兰就把班上50多个“学生”分成小组,一批一批迎到家中教唱排演,最终排演出了4组完整的经典庐剧《秦雪梅》。说起她的这股“咬劲儿”,很多晚辈、学生都是敬佩不已!

  聊到庐剧发展前景,丁玉兰脸上颇显忧虑。“庐剧不改革没有出路,但我希望他们不要把庐剧的‘心脏’改掉了,把原有的老腔都改没了”。丁玉兰认为庐剧是地地道道的安徽地方戏,非常受农民欢迎,庐剧从农村中来还要到农村中去,只有来自民间,面向民间,才是它的生命力所在。她坚信“庐剧是合肥人的本土艺术,就像人人爱吃的咸鸭子骨头一样,会越嚼越有味!”

  值得欣慰的是,2006年,庐剧入选国家级首批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作为一个富有历史的剧种,关注它的人不应该仅仅是业内人士或者专家,观众的支持也决定了一个剧种的发展前景。可以看到,这两年,庐剧有了全新的发展。”丁玉兰说,比如说,庐剧大戏《李清照》不仅在合肥轰动一时,在香港演出也取得了不错的成绩。  

上一篇:常香玉-豫剧表演艺术家
    下一篇:新凤霞-评剧青衣、花旦

文化产业

更多>>

工艺美术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