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寒战》梁家辉:我的对手只有我自己

来源:网易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 2012-10-17 14:08:03

\

《寒战》:专访梁家辉

采访者:3pinky

受访者:梁家辉

不知道为什么,明明在接连上映的《太极》和《寒战》里梁家辉演的并不是以帅为卖点的角色,最近为他倾倒的人突然多了起来。《寒战》往釜山电影节展映前的采访前,他拉着记者聊了半天故事的逻辑、结构;采访刚结束,房间里挤进了七八个女生,前呼后拥要他表演《东成西就》里段王爷找真心人的桥段,他笑着摆手跑开:“小姑娘那么多,我怎么能说出借你胸部看一下这种话呢!”

谈到过去三十来年的故事,他总是报感恩姿态。从刚入行,跟着李翰祥导演拍《火烧圆明园》,身为男一号天天起早做的事就是给导演抄剧本、发给工作人员,帮着场工拉电线、打灯、洗机器,李翰祥不指点他也不拦着他,“我感谢他让我有机会在刚开始接触电影的时候,就很全面地去接触电影的制作。我从那个时候其实就已经很明白,拍电影是需要大家的同心协力,他们不是为你服务的人。”直到这两部新片拍摄,两次和他合作的彭于晏也看着、学着他保持了多年的习惯。走出镜头后的不失亲和力的低姿态,是他留给大部分工作人员的印象。

《寒战》里梁家辉第一次坐上警界高官位置,个性和平日形象高反差,借着在另一边拍戏留下的造型和一点点精心设计,反而有了高官该有的霸气。他和郭富城片中一场骂战被称作文戏精华,两人找到了飙戏的感觉,郭富城也直称曾把他视作竞争影帝的劲敌,说到这个,梁家辉却称不论演戏还是拿奖,从来不会预设对手:“用别人作为目标是不存在的,每个人戏路都不一样。我想我的假想敌就是我自己。”

《寒战》演出霸王气:说的每一句话都像在开枪

记者:你的光头当时是因为要戏本身就需要吗?

梁家辉:因为那个时候其实正在拍《太极》,我自己也考量了很长时间,但是我看了这个剧本真的不愿意放弃,不愿意放弃这个角色,所以我千辛万苦提前了两天回香港,故意把头发留出来一点点,而配合这个胡子——这个胡子其实也是《太极》的时候留的,我对着镜子看了一个礼拜,最后我想到把中间的那一坨给刮掉,胡型看起来就会比较摩登,跟《太极》里那个清末的形象有一定的距离。

记者:我觉得恰好是这个造型才让他和所有人都拉开距离感。

梁家辉:对,我就想了很长时间,其实最后最成功的是他给我穿的这个西装和我配的这个眼镜,穿了西装以后其实我还是挺不满意的,他们给我预备了几副黑框眼镜,我还是觉得不对,就在开拍的前一天晚上,我把我的家里所有眼镜翻出来,最后翻到一副是自己以前的近视眼镜,我就戴给他们看,结果大家都选上了这一副,第一个它显得这个人比较沉稳,到了这个官阶的人好像都应该戴一副眼镜(笑),但它没有框框,就好像代表他不愿意给规矩框死,是一个整体的配合。

记者:他虽然是个警察,但是身上又有种黑道的感觉。

梁家辉:也不能说黑道,反正他是带点霸气,因为他是这个警务处副处长的行动组的一个副处长,他跟郭富城演的那个文职是有差距的,文职的人比较内敛,都是在计算,行动组就是像军人一样,是一种很个性型人物。

他在剧本里描写的也蛮细腻的,但是整个气质形象上帮助很大,还有导演安排的气氛,比如说头一场开会,其实中间就有几个现役的警司,他们穿起军装坐在那边其实已经让人感觉到他们的气场,但戏里他们是我的手下,而且我们每拍完一个镜头以后都会问他们意见,就是说你们的上司平常是不是带有这样的气质,他们都表示赞同,所以信心就比较增加了。

记者:真的警司有像这样剃光头的吗?

梁家辉:也有,但是留胡子的其实是没有,因为警队里面留胡子是一种,一种,按理说是一种禁止。比如说你从来没有看过街上的军装警员会留胡子的,任何型的胡子都没有。但是那个时候是没办法把胡子刮掉,所以我唯一的办法就是把胡子的型比较带一点变化,也刚好配合这个人物,也不会显得碍眼,而且观众接受这个人的霸气就应该有这样一把胡子。(可以贴假胡子啊?)我不愿意,因为现在都是高清拍摄,粘胡子会影响演出,经常要补要什么的,而且那个网子不管做得多好,都会有类似穿帮的情况。

记者:你这个武官在片子一枪都没看过。

梁家辉:没有,我开的枪很多都在对话上面(笑),我每一段对话都是蛮激烈的炮轰,所以我觉得这样的安排还是蛮配合剧情。其实观众也不会期待我在里面有什么动作场面,而且这个人物虽然是武官,但是作为一个领导,如果让他自己开枪的话,就显得很故意。反而让文职的郭富城来做一些动作的话,观众就会感觉很新鲜。

[page]

记者:体能方面没那么高要求,你还得做一些比较特殊的准备吗?

梁家辉:其实准备的东西还是蛮多,因为要出彩,如果还像过去的警匪片的话很难出彩,因为从来没有把官职那么高的官员放进斗争里头,其实我们编剧跟导演在五年里确实替这两个人物搜集了很多内部的资料,所以在看剧本的时候,其实已经知道这个人应该是怎么样,往哪个方向走,我也从几个警界比较高位的朋友拿到他们的质,比方说做了多年警察的人,他们跟人家说话永远都有一种盘问人家的气势,而且他们说话很直接,从来不拐弯抹角,就算是跟朋友相处,我们都感觉到武官的气场,所以我还是从那些人身上取了一点点的材料,但是基本上剧本上所写的剧情,已经是很紧迫、环环相扣,会让观众喘不过气来的一个故事结构,所以要再从别人的经历里拿参考是没有这个太大的必要。

记者:你跟他们聊的时候,有听到什么警队内幕吗?

梁家辉:因为所提的都是很高层的领导,以前在香港的警匪片里头,几乎没有提到那么高的高官,牵线的都是底下的卧底呀,下地呀,军装啊的一些背后辛酸的故事。警察内部的秘密其实也没有知道,我们都是围绕着这个剧情来。我也听说导演在开始写这剧本的时候,李文彬这个人就定性让我来演,也可能他们也看到我过去的一些作品,比如说《黑社会》呀,《黑金》啊,这些角色里头发现我是有能力演出这种霸气来;可能也就是因为我是一个父亲,在众演员里头只有我有这种情感,在最后一场跟儿子对戏的时候,会显露出那种父爱。

不被定性的个性演员:我在尽我所能不重复自己

记者:您原来演的警察好像也没怎么正经开过枪,也没怎么正经抓过贼,这次突然就升那么高的官职,原来…

梁家辉:没有啦(笑)。因为我是一个专业的演员,一直觉得我是一个挺不错的,挺有想法的一个演员,而且我也会做功课,还有我的人生阅历比较,比较丰富,他们也会看出这一点来,所以他们也不会,不会对我投以不信任票。

记者:警匪片和武侠片最黄金的时候,你似乎反而没有以这两种类型出名?

梁家辉:我很久很久以前已经演过林冲教头,但是我是演另外一种林冲,这个十万禁军教头应该是那种气势磅礴的人,但是我演的那个林冲就是一个小男人,给观众不会被自己以前对这个人物认识的框死。这样子去演一个人物的话,反而会让我比较灵活,很有弹性。(警察呢?)很多年前,也是你还没出生的时候,我演过新艺城的《蓝色霹雳火》,跟李修贤演的,里面就是演一个警察;《目露凶光》,我也是抓刘青云的警察,但是都是比较低级的警察。

记者:我一直的印象都是停留在李奇。

梁家辉:《黑玫瑰对黑玫瑰》?那就完了!那个也是一个警察,一个贱贱的警察,但是他对爱情很专一,一个很纯情的人。

记者:你好像没被定性为某种类型的演员。

梁家辉:我是不希望这样子,过去我演了那么多片子,其实每一次都希望角色有不一样,也希望每一次能用不同的形象来打动观众,或者是引观众发笑,当然我也曾经有重复过,但是我已经尽我所能做得最好。反正这一次我应该是可以打破常规,给你另外一个警察的形象,希望这个形象可以永远留在你心目中。

记者:您自己现在看武侠片和警匪片,也会觉得它们在不停重复,落入某种模式吗?

梁家辉:也不是,因为那段时间,香港不管出哪一个类型的警匪片,都有一定的水准跟水平,而且在,在写剧本的时候,香港也没有限制,所以说得很随意,很开放,反而因为国内的电影制度的问题,比如说警察不能是坏人,要是有坏警察的话,到最后一定得不到好的结果,所以这是比较固定的格式,也不会受观众的喜爱;反而香港没有这种题材的限制,所以在说警察故事的时候,可以很颠覆,或者是他们用的手段有点像黑社会的那种形态。

武打片是因为那个时候人才多,其实李小龙以前在邵氏的时候,张彻导演已经拍过很多很出色的武打片,所以也算是一种港片的一种传统。我自己以前没有演太多的原因,可能因为我的体型、长相给人一种很单薄的感觉,所以演警察他们会觉得不像,演大侠也轮不到我的份儿,但是现在随着表演的经验越来越丰富的时候,加上现在的有美术指导啊,造型师啊,所以在创作角色的时候就比较随意。所以你会看到我在2001年拍的两个作品,其实都比较颠覆我过去的建立的一些比较文弱啊,或者情人啊,或者搞笑的贱贱的警察的形象。

影帝飙戏:我演戏拿奖从来没有假想敌

记者:你和郭富城对骂的那场戏他演得心中暗爽,您自己觉得过瘾吗?

梁家辉:反正我很久没有看到全组工作人员那么专注在监视器里头在看我们的戏,而且到最后的时候,其实大家同时在导演喊“卡”的时候都发出掌声,那就证明那场戏很吸引他们,最后他们看我们很美满的完成了一场戏,就跟我们说,哎,你们演得很好,这条戏应该是过的。

记者:真的拍了有20多条?

梁家辉:我忘了,其实第二条的时候导演已经收货了。但是我跟郭富城都觉得我们在尽力,但是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想象里这场戏应该可以演得更好,所以我们就跟导演提出再试一次,我们觉得我们还可以到另外一个程度的好,所以就一直试,一直拍。 

[page]

记者:你们俩对好的评判有什么样的标准?

梁家辉:很难讲,当演员演戏的时候,你会达到某一个标准,是一件很容易的事,但是你要超越自己的定的一个标准的话,那是真的需要对手来和你互相支撑,有一种所谓飙戏的感觉,最后飙到一个极限的时候,也会知道其实我的能力已经到这里了。当你还没有达到自己的标准的时候,就算导演收货,我也不会觉得满意。

记者:他之前说过在拿奖的时候会把你当成非常强劲的对手。你碰到提名或者飙戏的时候,心里曾经有过对手吗?

梁家辉:没有,我没有一个假想敌,我演戏从来都是想达到剧本设定的要求,再满足导演,因为我一直认为演员是导演的工具,而不是表演自我,第二,我就是想超越也是想超越自己,我觉得用别人作为目标是不实在的。因为每个人的戏路都不一样,表演方法或者投入角色的方法都不一样。我想我的假想敌就是我自己,每一次我看到一场戏或者是一个本子的时候,我会想怎么样去演,怎么样投入这个角色,怎么样找这个材料,但是当我已经完成了一个功课以后,我还会重看,会发现有很多缺点,如果到最后达不到我想要的那个效果,那我还会重新去做一些新的功课。

你说提名奖项对我来讲重不重要,我可以跟你说肯定重要,因为那是评审、观众给你的肯定,所以有提名的时候我会很开心,证明我花了那么多心血,不但达到导演的要求跟标准,或者是我自己的标准,连观众、评审都会看到。但是提名开心了以后,我就不去想,一直到颁奖典礼的当天晚上,布的一刻以前我又会紧张,手心出汗,呵呵,中间的那个部分我是不会去想,“我今年会不会拿到影帝”,“会不会是什么人的对手”,去看人家的作品什么的,我不会这样去比较。

记者:都做过影帝了,现在还会这样?

梁家辉:会,尤其我现在觉得奖项是一个群体成就,如果我有提名的话,等颁奖的那天我就是代表这个群体去拿奖,所以我会很紧张。

记者:也没人跟你说,拿了奖说不定片酬就涨了……

梁家辉:没有,我拿了那么多奖从来没有因为拿奖而涨片酬,所以我不会有这种妄想。我不奇怪,我觉得人家给我一个机会去演好一个角色,我已经觉得很感恩。

记者:这个片子里面也有两个年轻的演员跟你演对手,他们其实之前也会因为很紧张。

梁家辉:对呀,治廷也跟我对过两次啊,所以都不会紧张啊,因为他们都会很清楚我这个人,我在现场的要求就是希望他们对电影都有一份忠诚,希望自己在当演员是忠于自己的想法,而不是给剧组带来任何的负担,让人家替你担心,先做好自己的工作,才去想别的。

记者:可跟你在一起在片场,他们觉得你其实会尽量让大家觉得气氛是融洽的。

梁家辉:因为我永远觉得拍戏就是一个群体的创作,缺任何一个部门,任何一个人都不可以,甚至一个茶水阿姐。

记者:你刚入行的时候,其实有碰到一个像自己这样的前辈?

梁家辉:我刚入行是蛮幸运的,因为我跟李翰祥导演到内地来拍第一部片子《火烧圆明园》的时候,几乎,我除了是一个主要演员以外,我都牵涉到每一个部门,没戏的时候我会帮忙拉线,拉电线,帮忙打灯。

记者:你这种习惯是从那个时候开始的?

梁家辉:对,那个时候我早上起来化妆之前就先帮那个导演去抄剧本,影印,完了分到每一个部门,去看道具、收拾道具,他们去点人,然后才去化妆间刮头,是他让我有这个机会在刚开始接触电影的时候,就很全面地去接触电影的制作,而不是说我来当演员,我来当男明星。所以我从那个时候其实就已经很明白,拍电影是需要大家的同心协力,他们不是为你服务的人。他没有刻意的去传达这种信息,或者是教我,但是他也不会反对我帮电工拉线,或者收工了以后跑到机器组那边去帮人家洗机器,去学习,他反而就是提供这些自由度。

记者:现在好多像您这个年纪,这个地位的人,对新一代的素质都不太满意,不像你们那个时代肯吃苦。你却不太去苛求新人?

梁家辉:其实我还是在继续学习,比如说我现在希望在现场做的就是一个好的榜样,跟大家说拍电影是怎么样一回事,作为一个电影人,不管哪一个部门,你应该采取什么。我最新的学习,其实我们华语片一直把电影作为娱乐事业来看待,只是满足观众的要求,看观众喜欢什么,我们就拍什么,但是我们有没有在像好莱坞这种大电影制片厂,或者是电影历史比我们长远的一些国家去学习,电影是代表你民族的一种文化产业,我们拍一部华语电影,希望全世界观众都看得明白,现在在一线的电影人里把电影作为文化事业来推动的人不多,所以我希望我是其中一个,我想到了,但我还没有做到。

上一篇:《苏东坡》福建热播 陆毅:我已获最大幸福
    下一篇:《寒战》型男救市 5天票房已破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