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长安:开启美的人生

来源:安徽舞蹈家协会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4-07-04 15:25:49

——少儿舞蹈美育浅论

席勒在他的《审美书简》中提出了三种人格状态,即原始状态、野蛮状态和自由状态抑或审美状态。他认为一个人“当他的情感支配了他的原则”的时候,他是一个“原始人”;当他的“原则破坏了他的情感”的时候,他是一个“野蛮人”;而“只有当人游戏的时候,他才是完整的人”。这里所说的“完整的人”即自由的人或审美的人,为我们指出了人的“应有”状态和最高形式。并且,在席勒看来要实现这种状态,使人真正成为完整的人,除了美育别无他途。

近年来,随着我国人民物质生活的不断丰富和文化视野于纵横两度的不断延展,美育,尤其是针对少年儿童的美育工程多有展开。本着“从娃娃抓起”的战略意图,广大少年儿童或操琴泼墨、或踏歌起舞、或粉墨登场、或引吭高歌,接受美育、快乐成长。其情热热,其势暄暄,漫漶城乡,蔚然成风。这确实是一种拓展民族未来,光彩民族形象,提升人格质量的人性自觉;是一种着眼于人的全面发展的文化担当。这其间,少年儿童参与最为广泛、社会普及程度最高、影响最大且最能满足儿童生理心理特征的美育形式当数舞蹈。由此,我们看到了人性将在新的起点上走向美好;人类社会将在更高标准上走向和谐的灿烂前景。

舞蹈与发育着的少儿生理

众所周知,少年儿童时期是作为生物人的生理发育高峰期。这一时期,从外观来说就是所谓“长身子”,发达四肢,强壮筋骨,在平衡、力量、速度、灵活性、柔韧性和协调性上提升身体各部位的生理指标。通常,这种发育是自在的,至多是在孩子自发的本能活动和生活的外在引导中完成的,一般没有什么特别的驱动肢体运动的合规律亦合目的自觉动作要素的介入。如此,就其外观而言,这可以让他们发育成一个身体上成熟的人,但却不能使他们发育成一个身体上优美的人。可以让他们达到一般意义上的健康指标,但却不能使他们实现审美意义高级指标。因为他们的肢体没有经过美的塑造。如果说绘画是提高人类眼睛的功能、音乐是增强人类耳朵的功能的话;那么,舞蹈则无疑是提高人类肢体的功能,并在此基础上促进人类肢体发育、进化的再完善。这对于正处在发育高峰期的少年儿童来说尤其是这样。

有人说劳动创造了人自身。的确,劳动创造了人,也使人的体格及其功能得到进化和改善。例如,由于“握”的需要,人类的拇指与另外四个指头便有了与其它灵长类动物迥然不同的逆向形态;由于手与脚的分工,人类的上肢与下肢相比,便有了与其他灵长类动物极不相同的比例安排。诚如恩格斯在《自然辩证法》中指出的那样:“所以,手不仅是劳动的器官,它还是劳动的产物。……在这个基础上,他才能仿佛凭着魔力似的产生了拉斐尔的绘画、托尔瓦德森的雕刻以及帕格尼尼的音乐。”但是,劳动是依据劳动目的而使用肢体的,不同的需要又会对肢体作出不同的要求,并产生不同的影响,使之更加符合或适应这种劳动的专有需求。然而,对一种需求的满足往往就是对别种需求的背离;对某一功能的开发常常又不可避免地导致其他功能遏制。其最终后果是丢失肢体的和谐,丧失功能的完整性。

我们看到,长期挑担的人最终出现了脊柱的弯曲和变形;长期提篮的人最终导致了两脚的内翻与腿骨歪斜;长期背负的人最终酿成了身材的矮小与上下体比例的失调。我们不能说他们的这些变化不是劳动的结果,甚至,正是因为这些变化他们可能比常人更加适合这类劳动。就肢体而言,他们可能是成熟的,但却无论如何也能说不是优美的。不足和偏废,都同样是对肢体和谐性的破坏。对此,马克思曾一针见血的指出:“劳动创造了美,却使劳动者成为畸形。”并进而指出,要推动社会进步,要把劳动者从劳动中解放出来,使劳动的人成为审美的人,使之能够“按照美的规律塑造物体”。故此,即便是从培养合格劳动者的角度出发,让少年儿童接受舞蹈美育也十分必要。

就一般而言,我们说少年儿童是肢体发育的高峰期,主要是指其生理指标的变化。从生理学上来说,就是细胞的不断分裂、增多和长大。孩子也因此变高、变大、变强壮。这种成长基本是依据遗传基因的自然发育,带有相当多的盲目性。少年儿童学习舞蹈,就可以突破某些自然发育的局限,使之获得更大、更具延展性的发育空间。我们看到,经常进行舞蹈的孩子,长大后,其躯干和四肢会比同等条件的孩子长,其动作可达到的幅度会比其他人大,其姿态也会比其他人挺拔、优雅。其灵活性、柔韧性、协调性、延展性均会优于其他人,整个人体的和谐度和“受看度”也会与众不同,从而更具形式感。不仅如此,舞蹈通常是伴随着旋律和节拍进行的,听着音乐成长和发育的肢体将更加流畅协调,富于韵律。诚如席勒所说:“通过体育训练虽然培养了强壮的身体,但是只有通过自由而匀称的游戏才能培养肢体的美。同样,个别精神能力的紧张活动可以培养特殊人才,但是,只有精神能力的协调提高才能产生幸福和完美的人。”

少年儿童和着音乐舞动起来的肢体,一定能在这“匀称”和“协调”的“游戏”过程中生长发育,完成美的塑造。

上一篇:谢克林:关于当下花鼓灯艺术研究的几个问题
    下一篇:著名舞蹈家陈爱莲:不让我跳舞就是等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