听本土作家张荣超描绘自己的“笔锋”年华

来源:宿迁日报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2014-11-04 14:47:40

张荣超,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国家二级作家,宿迁市作协副主席,泗阳县宣传部副部长,泗阳县文联主席,《林中凤凰》主编,宿迁市首届签约作家。曾任乡镇党委副书记、镇长等职多年。出版长篇小说《沧桑》、《春去春又回》、《残春》、《乡下》、《阳光的味道》、《蟹肥了》、《镇长》等;散文集《新阿q荣升》、《留下青春的脚印》、《阳光的颜色》、《追梦》等。作品曾获江苏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第二十三届“东丽杯”全国梁斌小说奖、中国当代散文奖、《中国作家》金秋笔会奖、《小说选刊》优秀作品奖、吴承恩文学奖、楚风文艺奖、《安徽文学》奖等40多个奖项。

10月20日,江苏省第九届精神文明建设“五个一工程”奖评选结果揭晓,我市有6个项目获奖,本土作家张荣超的长篇力作《沧桑》是唯一获此殊荣的长篇小说。23日,《沧桑》再获殊荣,在天津市第二十三届“东丽杯”全国梁斌小说奖评奖中,荣获网络人气奖。

开启“小秀才”痴迷的“创作梦”

5毛钱的稿费单

“1963年6月,我出生在洪泽湖边的一个农民家庭,父母一辈子以种地为生,也都不识字。少年时,因家贫和内心的自卑感,没交到什么朋友,于是玩起了‘一个人的游戏’,那就是读书和抄书。80年代是我国文学发展的兴盛期,出版物多了起来,我买不起书,就借回来抄。在书海里翱翔,发现时间总是过得很快。”张荣超说,例如张扬的《第二次握手》、高尔基的《母亲》、路遥的《平凡的世界》简读本,他都抄过,皆能“倒背如流”。“张扬的《第二次握手》每一个章节在第几页,我都说的出来。三位主人公之间的对话,随便挑哪段,我都能背出来。”这样的经历,在他现在看来,为后来的创作播下了种子。

“看书多了之后,我开始‘偷偷摸摸’地尝试着‘涂鸦’,直到有文章发表了,才有了告诉家人的勇气和信心。”张荣超介绍,初中时,一些富足家庭的孩子将西瓜带到学校吃,吃完后随便乱扔,针对这种不文明行为,自己写了一篇不到200字的小文章《请别乱扔西瓜皮》。令他没想到的是,校广播使用了自己的这篇文章,随后又被《辽宁青年》、《中学生作文报》刊登。当收到《辽宁青年》寄来的5毛钱稿费单时,他欣喜地告诉自己的父母,当时父母并不了解这是怎么一回事;而当《中学生作文报》也寄来了7毛钱稿费单时,父母终于明白文章发表这回事了,经常对别人“炫耀”,自己就慢慢成了大家口中的“小秀才”。

1984年,张荣超参加招干考试,成为泗阳县裴圩乡的一名统计员。写作成为了职业的一部分,3年间,他写了100多篇调查报告,有40多篇被国内报刊选用。“既满足了我想写作的欲望,也给上级部门的决策提供参考。”张荣超这样说道,自己把文学创作当成了爱好。27年的基层工作经验和生于农村、长于农村的人生经历,让他接了“地气儿”,也展开了农村题材的小说创作之旅。“工作之余,我利用了一切闲暇时间来创作,共创作了7部农村题材小说,《春去春又回》、《残春》、《阳光的味道》、《乡下》、《蟹肥了》、《镇长》和《沧桑》。”

一部农民英雄史诗赞歌

十年真情磨《沧桑》

“2013年底,《沧桑》出版。但着手写这本书,是在十年前。十年间,我走访了本地100多个村庄,采访了70多个90岁左右的老人,搜集了170个多个故事和30多个传说,共修改了4稿。”作为一名基层作家,张荣超深知肩上担负的责任。历经十年真情打磨,只为倾注笔端的是农民的所思、所盼、所想。

“天若有情天亦老,人间正道是沧桑。”自然界如果像人一样有思想、感情和理想,就一定会不断地发生变化;人是有思想、感情和理想的,并总是为实现这理想而不断地斗争着——不断地斗争,不断地革命,引起不断地变化,推动人类社会不断地向前发展,这就是“人间正道”(人类社会的必然规律)。

70万字的《沧桑》,讲述了从1914年秋季至2010年,近百年间洪泽湖流域的沧桑巨变。从贫苦农民自发地揭竿而起组织“民治军”抗租斗霸,到自觉地接受共产党的领导,发动惨烈的李口暴动、高庙暴动;从抗击日寇保境安民到勇斗敌顽,摧枯拉朽取得解放战争的胜利;从“文革”动乱到改革开放;从农民进城务工谋发展到情系故里返乡投资奔小康……,为改变被压迫被剥削、“一穷二白”的命运,洪泽湖畔的乡亲们一代又一代前赴后继、奋斗不息,风云激荡的时势演变,惊心动魄的斗争场景,错综复杂的世道人心……

张荣超对洪泽湖流域这片土地饱含深情,“生于斯、长于斯”,对故乡的历史了如指掌,作品中所表现的历史事件脉络清晰,可信度高。实际上,他是替这片土地的主人,百年英雄群体树碑立传。可以说,《沧桑》不啻是洪泽湖流域的百年命运史、变革发展史,作品的主要价值正在于此。

翻阅《沧桑》,不时可见神话、传说、民俗民谣穿插其间,增添了阅读的兴味。而作者对农事农耕、四时八节、大自然变化莫测的描写,让不少篇章具有原生态的质感,呈现出一幅幅清新质朴的风俗画,弥漫着氤氲水气,读来颇感惬意。

干好“写作”这一件事

带着责任与信仰

对于作品接连获奖,张荣超表示,这即是肯定,也是动力。“作品获奖,我要感谢我去世的妻子。没有她多年的陪伴与支持,就不会有今天的成绩。”谈及爱妻的离去,他难忍心痛,眼眶含泪。面对生命的变化无常,他选择珍惜当下,带着爱与责任、信仰与执着,继续在文学创作上前行。

“目前,我正在筹划写一部关注农村留守妇女的长篇小说。当下,关注农村留守儿童、留守老人的文学作品较多,但是很少有人关注农村留守妇女的生活现状。当男人们背起行囊、走出家庭,到外面闯荡世界时,原本两个人共同承担的家庭责任,最后只落到了一个女人的肩上。男人是家庭的脊梁,抽掉了脊梁,女人们的精神世界容易垮塌。‘年年盼过年,月月盼月圆,床前明月光,夜夜守空房。’这样的状况,导致许多留守妇女精神上出现问题,并走上信仰邪教的不归路。”张荣超依然对农村这片沃土,爱得深沉。

谈及作家应有的创作态度,张荣超有着自己的看法。“文学是人学,只有先做好人,才能做出好文章。作家也只有先修炼自身,做个‘干净’的人,才能不被世俗纷扰。保持一个乐观的态度,同样重要,贫穷困苦、挫折磨难是写作的财富,经历过、克服过,就能领略另一番风景。”同时,他认为:在作家创作必备的要素中,阅读大家作品,必不可缺。阅读是作家的基本功,写作中的创新更多的源于阅读。他给自己定了一条“死规定”,就是每周要读一本好书。无论是中国的四大名著,还是当代名家,范小青、毕飞宇、苏童等的作品,尤其是农村题材的作品,是应读尽读。不断地给自己的写作找“坐标”、聚“仙气”,是他一直的追求。

“农村发展的现状和未来的趋势,应是作家关注的焦点。关心三农,替农民发声,就要凭着良心写作,始终站在农民的立场和地位上。如同习近平主席10月15日在文艺座谈会上的讲话,文艺不能做市场的奴隶,充满铜臭味。我将继续‘一个人的游戏’,无怨无悔,写下留住人们乡愁的精品力作。”能干好写作这一件事,张荣超觉得一生足矣。

上一篇:执著地坚守艺术辩证法——文艺理论家郭志刚访谈
    下一篇:最后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