庄欣柳:艺术是一种力量

来源:安徽文艺网已有人浏览发布时间: 2015-01-06 11:00:26

\

初见庄欣柳是在一家酒店,而他正在和各大媒体人合影。简单的穿着,温暖的微笑,让人如沐春风。合照结束后,庄欣柳自嘲道“幸亏今天穿的是长裤没穿短裤,不然照出来的照片多难看”,让在场的媒体人忍俊不禁。

席间,他冷不丁地会冒出来一些幽默的话语,总是让你笑逐颜开。别说你的笑点有多高,在他面前无论你是严肃的老顽固,还是不苟言笑的人,你都会捧腹大笑。

深聊后,我发现他还是一个十足的“愤青”,与我这种愤世嫉俗小年轻都能讲到一起,很多观点都不谋而合。庄欣柳与众艺术家的“明哲保身”不同,他更喜欢针砭时事,对各种不公平的现象发表自己的观点,每一句话都是字字珠玑,或讽刺或自嘲或一针见血。

文人山水,气韵为先

我拜读过庄欣柳的文章,有纯粹的对山水画的感悟,也有即兴写出来的诗词歌赋,这些字词句的组合浑然天成,俨然有大家的风范,恐怕很多专职作家看到其文字作品,也会自惭形秽。

以庄欣柳的话来说“无底蕴,不艺术”,文化、文学、文字、文艺这些词,“文”字在前,古人讲究主次之分,因此“文”比“画、字”更重要。这也就理解他在文学上面的造诣一样不输给自己的画的原因了。在这里他再次强调气韵二字,指出韵从气生,气从情生,此为底蕴之关键。

因为其父亲写小说,又以画为爱,这使庄欣柳自然而然的把文也当做了自己必修的功课。书读多了,知识自然丰富了起来,这同时对画也有一定的增色作用。

说到画,庄欣柳的风格更突出意境,清淡的水墨风格,悠远的山水情趣,加上整体的格局把控,在我见到他的作品时,就被他的独特风格所吸引。

艺术的境界不在于“空”而在于“赏”,中国有个成语叫“雅俗共赏”,在我看来真正的艺术,不是只有圈内人说好才是好,而是让非专业人员,就算对字画一窍不通,在看到这个艺术家的作品时,评价“好,喜欢”,才是真正的大师。有人说内行看门道,外行看热闹。可见要有气有韵,方可能有热有闹。

庄欣柳的作品,在传承传统的同时,又具有现代化的气息,并且在原有的格调上突破,达到了真正的 “与时俱进”,亦展现出天人合一的思想。

 “中国文化从来离不开社会灾难,这些由国家行为导致的灾变;诸如战乱,政权更迭中的官场灾变;考场文化与贬官文化等构成了千年不变的文化生态环境,形成了狭小的文化生存空间。从中一旦失足便归隐庭院,将文人情绪泼洒在山水间,绘制出一幅幅人文精神的图谱来。因而文人山水画亦称庭院文化。社会也罢,庭院也罢,终因文化基座太小,也只好通过自己创造的山石登上精神家园,以解脱人生之苦。到了20世纪,这种以笔墨为中心的文人山水画似乎走到了尽头,原因是其所依托的传统文化渐渐淡去,旧文化的踪迹已从庭院中消失。首先是田园诗在现代文化气氛中毫无立锥之地,只好放在一边,成了传统文化。文人山水画因其的观尝性仍风韵尤存。但终因文化内质的改变,(由农耕文化变为商业信息文化)人们的精神境界也由虚空高远转为务实。两个时代所承载的文化内容截然不同,这使文人山水画很难能够传递出现代人的情感、理念等。

随着时代的步足,新体诗出现在山水画上,虽韵味不足,甚至有些另类,这足以说明山水画与其依托的文化背景的共通性,其与文化生态环境息息相通。因此它又具有时代的鲜明性。但当时代遇到大的裂变时,例如从农耕社会跃入商业、信息社会,文人山水画就无法适应这种改变传统的变化。有人认为文人山水画走到商业、信息社会就到了尽头,这种说法是有道理的,因为文人山水画失去了与其共生共存的传统文化。任何文化艺术失去了基础都将无法生存下去。”

这段话是庄欣柳博客里面的原话,在他的观点里,文人山水是紧紧依附在传统文化上,并成为传统文化上的精神符号,虽有变化,形态各异,但亦是万变不离其宗。这个宗便是汉文化的底韵,文脉与其共性。若离开了这个共性所产生的气韵,那么文人山水画将会形消魂散。

然而随着商潮,流经身边的画种活得更加宽泛。例如油画因带有功用性,少了精神性,便向实用世界走去。

“文人山水画是传统文化的附着品,每朝每代虽有变化,也只是时代之风留下的印迹,并无裂变。而今的文人山水画与山水精神与商业文化彻底决裂,向着时代逆向行走,这恰恰符合现在人的审美观念即越贴进都市化越是向往蛮荒化。从商业中的价值观来说,世界上只有两头,即最先进的与最古老的,因为这两头都蕴藏着巨大商机,谁抓住其中一头,就能很好的生存下去。”

但不管从哪种角度来说,庄欣柳的作品,不论是人文山水,还是花鸟人物,都有一股独特的气韵,气质到位,韵味自然也会跟着提升。

上一篇:梦回桃源心文化绘画探索-吴冰,范琛,付爱民,赵东四人展
    下一篇:最后一页